是什麼幫助了我?在心裡自問,心理學嗎?與夫家溝通困難時,聽了幾場兩性專家溝通大師吳娟瑜的演講,也有去上小團體課;公司盛行“共好”的書,很嚮往那樣的境界;可是為大家庭好跟公婆建言,效果卻跟吳娟瑜書上的不同?WHY?

不敢講、不知如何表達,情緒壓力日增,漸漸地我出現常常想哭、睡不著、沒來由的情緒低落、老覺得心口有塊大石頭壓得很悶等憂鬱症狀;宋教授轉介我到精神科找洪醫師,記得那個下午在會談室裡用眼淚淘洗著積壓已久的情緒,遍數經歷的悲、憤、害怕、失落、背叛...助人卻沒有好結果的遭遇,覺得以前相信的都不再能相信,作好事不一定是對的...真謝謝洪醫師願聽我淚涕縱橫的泣訴,兩、三個小時後才能平復情緒,醫生也開葯讓我好睡些,那天離開榮總時心情是平和的。但是當回到夫家一樣的環境,仍舊壓抑的氛圍,大石頭又壓上心頭!而葯也幫助不大,於是我不再求助分析的心理學和精神科,因為它沒辦法幫助我,我需要的不只學術理論,還要能用的實務技術。

會接觸心靈科學是因為身為第一屆理監事,理事長朱大姐認識一位老師願義務教學幫助協會會員,才有緣了解(後來才知道這套技術在外面是收費教學的,像卡內基一樣所費不貲喔!)

乍聽到“山達基教會”就很怕又是一個宗教,還好Amy老師強調這是“宗教哲學”不是“宗教”;抱持著朱大姐分享的“空杯心態”(空杯才能裝進新事物)及“不了解它就不能批判它”的心境來耐心學習,再實習“聽析技術”(一種類似傾聽的心理技術,但一次只處理一件事,1種情緒)後,我竟感覺到心上的大石頭不見了!很神奇的感覺,我還是這個身軀,可是心裡面不一樣了,那些負面情緒跟著我很久了,而那刻我真能感覺到情緒不見了,感覺到心平氣和的平靜!清新的感覺!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!

  親身體驗令我肯定“聽析技術”有助於清除負面情緒,當壞情緒消除了,理性就提升了,之前處於混亂狀態時,突然一陣悲傷襲來,就會讓我“卡住”根本無法專心工作;現在負面情緒清除了,理性平和讓我回復能長時間工作的能力.

  “聽析實習”之後我跟著玉春姐上了不少課程,包括“牛津200題分析員”,感覺那是一套可看出潛意識的心理測驗,號稱為“科學算命”的超神準測驗,對合作夥伴可先用曲線圖來看內在性格及行事風格呢.

  還有一次7天6夜的“清新能力講師培訓”,那彷彿是一場“身心靈SPA”!它是摘自山達基手冊的19本小冊的精華,上課後對山達基的理論架構較有完整見識,對照之前的聽析實習像是技術應用,包括“壓抑者清除越軌技術”及“情緒等級判斷技術”等,讓我可以冷靜觀察自已過去生命至今,發現到有些同類型的事重複發生,察覺到有些類型的人我就是過不去;學習把自已生命的角度向上提升,看到關鍵~原來如此!知道了就比較能面對,不再只是被刺激-引發混亂反應.

  因為這些心理技術的體驗是好的,我建議朱大姐在理監事學習之後,仍可在協會持續舉辦研習,對內包括社工,會計,企劃等都參加,讓我們有共通語言,溝通更好更快.對外包括病友,家屬,志工等都參加,讓他們學習情緒管理,提供一個机會宣洩淚水後,再了解負面情緒是怎麼來的,對重建病友的自信心大有助益!

  初期我陪伴Amy老師,玉春姐全省開課,北中南奔波,支援作講師也分享經驗,陸續也讀了不少山達基的理論書籍,後來母親病況加重,我讓出理監事職位,漸淡出協會決策核心.直到環島回來離婚後,95年到協會成為執行的工作人員,曾接到一通電話,是個罹患紅斑性狼瘡的單親媽媽打來的,哽咽的聲音知道她的心理很痛苦,她問我們的病友為什麼還可以笑得出來?小腦萎縮症比自體免疫疾病更嚴重啊!我心裡浮起技術對我們的影響,但一時間說不清楚,只得請她留下通訊,若協會有辦“情緒管理課程”時,歡迎她也來上課.

  掛上電話,開始重溫這些“宗教哲學”與“心理技術”對我的影響:令我知道人生是可以自已掌握的就算沒有生命的所有權,也還有選擇權,很多決斷時刻我都可以清楚感受到不同的抉擇將導致不同的後果,在作決定前我可以憑藉獨立人格的良知,自已完全負責的心態來決定,也很清楚這麼作是為了什麼?然後,心安理得,平靜地執行,沒以前那麼多怨懟,生活就快樂一些,比求緒法會好多了!

  令我惋惜的是之後離開了將之視為“心靈導師”的Amy老師,因她堅持“心靈決定身體”,要對我作實驗:拿掉我遺傳的異常基因,讓我不會發病.這是我無法認同的,我相信“心靈科學可以提升情緒”,但身體是有機體,受各種化學物質影響很大;就像葯物過敏,牙醫說新種的止痛葯不會過敏,但我吃下去還是發生粘膜水腫的過敏現象,難不成我還“念力設定”希望它發生嗎?“用聽析技術可以拿掉異常基因”的邏輯無法讓我信服,這是與“山達基宗教學派”漸行漸遠之主因,無法信仰它,只能認同心理技術能提升惰緒的能力!

創作者介紹

搖擺角夢想家

詠寶安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