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記錄當時啼笑皆非的經歷 :
 
年輕人都自視甚高,把自己當超人,當年我上夜校,還去早市批發鮮牡蠣,下午跟人在市場賣麵。太操勞了,於是ㄧ個清晨趕早市的路上,不自覺的閉上眼睛睡著,機車高速撞上橋墩,左大腿骨折,左膝半月板破裂,韌帶撕裂傷。這是我人生第一個大傷。
 
遇到庸醫左腳整隻打石膏半年,石膏拆了咬牙練蹲半年才能彎,但還是不能立正,去和平醫院想復健才知被接歪了,再開ㄧ次打鋼釘,還拿屁股骨頭去補,從此只敢穿長泳褲,因為拉鏈近30公分怕嚇人,好處是為了復健去龍山國中學會游泳,受用至今。
兩年開三次刀,也深切體會錢的力量,因為同時期現在的唱跳歌手謝金燕也出大車禍,傷處差不多,但她爸爸花大錢找整型醫師,現在人家叫姊姊美腿羡煞人,我叫阿姨柱仗而行,衝著這ㄧ點就該感謝豬哥亮
 
那時年少無知不曉得韌帶是可以縫合的,也是現在看運動員折了膝蓋還可以回來球場生龍活虎,先進的微創手術縫合韌帶讓人恢復如初。
靠柺杖過兩年後,拆了鋼釘可以恢復行走自如的生活讓我好高興,不看鏡子不知道其實左腳短了ㄧ公分變微跛。長短腳對平衡的影響越來越大。
這場傷害讓我的生活型態大變,以前我喜歡跑步,打石膏時只能站著坐著,血液循環漸差,兩年後回到工作,雖然能跑但左膝易痛,不再像從前。
 
38歲第一個出現的SCA症狀是複視,看電影要睜一隻眼閉ㄧ隻眼才看得清楚,太累了吧,但還可以作電腦工作。
41歲為了親近孩子到龍潭住,時間限制只能找房務工作,為了搽玻璃樓梯不穩跌下來,本能伸手去撐地,左手腕斷了(又是左邊,真是多災多難),也是桃園那間新飯店第一個職災,董娘還來醫院看我,不好意思呢!那是我人生第二次大傷.
 
就是那次開刀後我睡醒吃飯,吃飽就睡,連續吃吃睡睡三天才有力氣作其他的事,開始體會身體的運作,睡覺是身體自我修復時期,不能壓榨睡眠,影響健康甚巨。
 
98年帶孩子到宜蘭頭城念書,那時我42歲已經不能跑了,但我喜歡走路,常常繞頭城鎮看海散步,大汗淋漓也很舒服。
 
44歲開始軟腳,易痛的左膝軟腳就算了,居然連右膝也軟腳,有個印象深刻的場景,ㄧ次我在學校門口無預警軟腳,馬上其他家長衝上來以為我暈倒了,從此我不敢穿裙子,免得軟腳時讓人救治麻煩。
原來左膝韌帶撕裂傷支撐力不足,都靠右膝支撐,但長久下來右膝關節也無力了。
 
急忙去請教榮總熟悉的教授,介紹了骨科主任,想說現在微創手術很厲害,幫我縫合韌帶恢復支撐力,我不想這麼早坐輪椅啊!
數次門診,X光,檢查,最後主任說:我40幾歲太老了,如果20幾歲就可以開刀縫合了。
我不死心,想說不能縫韌帶那整個膝蓋換掉也可以,再找了個關節重建科主任,說明來意,又是數次門診,X光,檢查,最後主任說我40幾歲太年輕了,如果50幾歲就可以開刀換膝蓋。
 
颯羽而歸,十分鬱卒,ㄧ個說我太老ㄧ個說我太年輕,兩個主任都不幫我開刀,唉!
細想應該是我的病史小腦痿縮症讓兩個醫師不敢開刀,斷手腕就昏睡3天,怕手術後我會更早坐輪椅,再也無力站起,還該謝謝醫師考慮得多呢!
 
以前看著媽媽,44歲發病,50歲坐輪椅,61歲進安養院,66歲病逝。
覺得小腦痿縮症像下階梯,你適應ㄧ段了又下ㄧ階,對心靈的考驗多過身體。

106年我48歲了,發病第10年,現在我連走路都很累。但我很努力動來動去,至少還沒坐輪椅。

去年感覺像下斜坡,體力老了十年有,所以老生常談,勸君珍惜身體,尤其膝蓋不要受傷啊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搖擺角夢想家

詠寶安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