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記:這封信寄出在不想回來的環島之旅出發前,我覺得很重要所以用掛號,但後來發現爸爸為逃避紅單,任何掛號、催領都不理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有這封信的存在;當我消失一週後再回到家時,他竟對我說玩夠了吧?渾然不覺他的女兒自鬼門關前走過一回,我對他無話可說,心中只有悲哀---家人間的溝通竟這麼難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親愛的爸爸:這是我說不出的話,但今天一定要讓你知道我的感受,這輩子大概只有這次了。

曾經那麼地崇拜你,當我還是個小女孩時,看著你工作時認真專注的樣子,就想以後我的丈夫要像爸爸一樣,會作很多東西!

  我真的也這樣挑選老公,但結果他也跟你一樣,不肯承担;這輩子我受你影響很大,因為看著你對媽媽的態度,對婚姻也沒信心。

  第一次恨你是在土城,媽媽跟我哭訴,你要趕她,要丟還給外婆;我與媽抱頭痛哭,不平的是媽與你結婚三十年,為你生養小孩,前半輩子為家庭勞心勞力,後半輩子生病了你竟講這種話嫌棄她,你有沒有良心啊?我也有小腦萎縮症的異常基因,只是不知何時會發病,親愛的爸爸,你知道嗎?當醫生確定我是帶因者後並不覺得特別難過,卻在此時開始感受到身不如人!

我知道照顧病人很辛苦,於是我賣掉結婚人家送禮的金飾,送媽去專人照護的安養院;而媽媽一開始說要去,後來被害妄想症反反覆覆,向兄弟哭訴又回家去住;第一次我出錢出力又被罵,很無力感。

  我離開夫家是因為知道丈夫不會為我作什麼,不會維護我的尊嚴與地位,那我怎敢相信日後我發病嚴重了他會照顧我?說了作不到的人,即使承諾也令人不敢相信;了解丈夫只想有人陪他同歡樂,不願伴我共捱苦呀,

於是明白夫家不是我的家!

我抱著希望回娘家,相信只要能同甘共苦就能建立一個家,作牛作馬我也願意,到新地方重新開始!而親愛的爸爸,你在工作上一定令老闆喜愛,但在生活上卻令身邊家人困擾!要你作的請也請不動(例如按時吃葯,存錢....)要你別作的講也不能講(例如抽煙,賭錢,髒亂....)

一樣有上班,買菜煮吃洗碗,洗衣晾衣收衣,掃地拖地倒垃圾,這些我都作了,而你卻連替媽媽洗澡都不肯分担?家庭的責任讓兒子出錢女兒出力,你貢獻了什麼?這時知道你是個不同甘不共苦的人.因為你的態度讓我跟弟弟不敢貸款去幫你開店,只會叫人作自己不動手的老闆是不會成功的.

從小以來你這個一家之主卻是一家的痛苦,因為你在家裏一開口不是罵就是批評,好像沒聽過你讚美、鼓勵、支持的話.我知道你這一輩的都受大男人主義教育,你更被奶奶寵壞了,不會為別人著想;但我一直相信人可以改變,只要他自己願意改善,我以為哥哥死後經過喪子之痛,你已經改變了;你也真的有改了,會自己煮菜,只是還有很多可以作的。

第二次恨你是為弟弟結婚擺飾桌說我浪費,我賺得少自己用的也不多,但為家裏好的、媽媽須要的、甚至你須要的眼鏡比我的還貴,我一聲不吭背卡債也會給你們;而你呢?賺一天扺我作三天,弟弟匯的菜錢拿去,媽媽的殘障津貼拿去,卻還有不夠時要向我拿?這樣的你沒資格說我亂花錢!再一次我出錢出力卻又被罵,憤怒又無力,這樣的娘家不是我要的家!

親愛的爸爸,我看著你這一生很替你可憐,你作得很辛苦卻吃不好穿不好,住也要靠兒子才好些,開的是人家不要的舊車;而你賺的錢不少啊,原來都雙手奉送給組頭去享受了!

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回娘家後我曾想如果爸爸前面四十年若能存錢,我們早就有自己的房屋住,那弟弟拿回來的生活費就可以請外勞,專人照顧讓媽媽安全,代作家事讓爸爸舒服,讓我可以安心,對全家都好呀.

10月初有一晚聽到樓下你在大小聲,隔天早上媽媽跟我說她想自殺,不要拖累我們,我知道是你罵她,不然媽媽從來沒這念頭;10月中的一個下午媽開鋁門,想推輪椅衝下馬路,我問她:你想死嗎?她說對,她好痛苦,我流著淚告訴她,我知道,我帶你去住院復健減輕痛苦好嗎?媽說要我陪不能丟下她就要去,於是我申請床位,辭掉工作,兩天內只睡5小時,安排好一切帶媽媽去住院.

我很積極的陪媽住院,希望全台最好的復健醫院教媽媽正確的動作,恢復些能力,不要常跌倒,讓她身體舒服些,能正常的生活.

新鮮的一週過去了,媽吵著回故鄉,但還會去復健室願意學動作;後來去復健室袖手旁觀,老師叫她練習會酸會累,就說靈體捆著不讓她作;再來答應醫生要去復健時間到又不起床,叫她就兇我;護士問就說她是兩歲半的三太子,要找“大主人”;到後來我生氣罵她,她就完全不配合,坐輪椅上閉眼,好言問她吃飯囉洗澡吧吃葯了換尿布嗎?理都不理人,我感覺熱熱的心冷了,沉了下去...隔壁床假日來個大班的胖女娃探望奶奶,天真可愛,讓所有人看到都笑了;只有媽媽坐在床上連頭都不抬,連續擲杯幾個小時,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.我在她身旁,她卻一直打電話找你這個“大主人”帶她回家....

媽喊肩頸痛,輔具室評估說可換有頭靠的特制輪椅,重度殘障可全額補助,媽說好,試坐了兩天也很好,到發脾氣時又說不要了;媽媽的反反覆覆把我的耐性與愛心消耗掉了,她要我拿那包神明的東西,我忍不住摔過去,都是宗教把媽媽害到這地步;媽開口說誰告訴她會有大地震,我忍不住對她吼,閉嘴,不要跟我說什麼神明的事;我不喜歡自己這樣對媽兇的態度,可是忍不住,天啊,我該怎麼辦?在露天陽台流淚到天明,原想用一個月學復健,卻撐不了半個月;想清楚中風復健會變好,但小腦萎縮症註定會退化,如果媽自己選擇往滅亡的路,我擋她是不是反而延長媽痛苦的時間?決定放棄,這是尊重她自己的選擇嗎?我不知道?我只知道就算生病了也不該過這樣的生活,可是我卻無能為力,努力過後卻仍改變不了什麼的無力!身為病人家屬的悲哀莫過於此

我很消沈的帶媽出院,絶望的知道:媽媽的小腦萎縮症還不很嚴重,醫生說她的手腳還有力氣,害她不能過正常人生活的是精神分裂症,而爸爸,這有一半是你促成的!第三次恨你,而我出錢出力後卻喪失了生命努力的動力...

我沒辦法再面對你們了,看到媽媽感覺是悲,悲哀她身體生病了,但求神拜佛弄到精神分裂,自以為是神讓她連人的日子都過不了看到爸爸感覺是氣,氣你自私又不負責任,長久以來拿酒給媽喝造成她現在胃潰瘍,她喊痛苦時又不管她;促成她迷信附身又依賴你,你卻責罵她,說她拖累....

該何去何從呢?天下之大我卻沒有自己的家,我前半生陷在這些愛恨糾葛裏:愛媽媽,就恨你的不負責任;愛前夫,就氣他家人的自私!越在乎的人卻越折磨我,越愛護就越心痛,越關心就越難過?而這一切只有我自己感受得到,聽說厚唇的人心太軟重感情,這不好,全是自己折磨自己;別人看到都不會緊張,而看著媽媽這樣我就慌張,那種無力無助心情讓我無以為繼,我是否該放棄?不要接近不再看?婚姻可離,但血親可拋嗎?是否我該把血流盡才能安心?

前半生努力了這麼久,現在才發現原來人家不一定須要我,沒有我他們也可以活,甚至活得更好?不被人須要的感覺很失落!我知道哥哥的心情了,當看到要面對的未來是無法改變的折磨時,現在選擇放棄真像是一種解脫

壞運靠政府,好運靠兒子,爸爸你有個好兒子,上次弟弟不讓我唸你,希望有圓滿家庭,於是我壓抑住對你什麼也不講,維持表面和諧;也沒讓弟弟夫婦知道媽想自殺這一些;但現在我壓抑不了,伄教說人生如火宅我卻覺得小腦萎縮症的人生像壓力鍋,讓我快要爆炸,我再也撐不了!以後請你幫幫忙,照顧好媽媽讓弟弟無後顧之憂,才能去多賺錢,他要扛兩個家是很辛苦的。

我已作好最壞的準備,我比哥哥好些,有留些錢給爸媽,還欠你們的養育恩,來生不要再見。

親愛的爸爸,我曾經那麼的崇拜你,而現在我卻是多麼的迷惘!

不知怎麼辦,生命漂流何處?我該怎麼作才不會讓心靈的折磨把我淹沒?

女兒 留     94111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詠寶安康 的頭像
詠寶安康

搖擺角夢想家

詠寶安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