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很捨不得母親,看她受苦我就陪著掉淚,去住院學復健一週時終於知道再跟父母住連我也會瘋掉,太多負面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,知道只有孝順是不夠的,還要有智慧才不會變愚孝;於是選擇專業作生活照顧,保有自己的空間,避開負面的不時侵擾,要在自己能控制承受的狀況去探望;現在看起來,媽媽是生活照顧問題,爸爸是退休後心理空虛問題;我不是教徒,但相信有無形的力量,當自己力有未逮時只有祈禱:請幫助他們得到內心平靜吧!

去罕病辦公室送資料,講到媽媽我就哭了,在用眼淚抒發情緒的過程,突然想到父母的因果:如果父親這幾十年來不是賭而是存,如果母親這十幾年來不是求神拜佛而是努力復健,那今天應不是這般局面,我們可以請外勞幫忙照顧,讓父母仍可一起住在家裡,而不是現在南北相隔妻離子散...

看著母親受苦,我無可奈何、心痛也替不了她,替不了她,除了流淚之外,心底清澈的體悟:這才是因果吧,父母前半生自己作為,後半生要自己承受,親如子女,幫不了她,幫不了她!

因果,因果,前面作的因,後面結的果,這一時我深刻的覺悟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詠寶安康 的頭像
詠寶安康

搖擺角夢想家

詠寶安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